广州“剧本杀”产业探索新模式,带动新兴文化产业链发展

发布时间:2021-01-03 聚合阅读:
原标题:广州“剧本杀”行业探索新模式,带动新兴文化产业链发展“剧本杀”在广州落地生根已有三年,从最初的类“狼人杀”桌游店发展到现在讲究游戏道具和实景布局的专营店...

原标题:广州“剧本杀”产业探索新模式,带动新兴文化产业链发展

《脚本杀人》在广州扎根三年,从最初的“狼杀”桌游店,到注重游戏道具和现实生活布局的加盟店。作为一项深受年轻人追捧的线下娱乐活动,玩家需求的不断增长也带动了“杀剧本”行业的转型升级。目前全国各地的店铺都开发出了新的玩法,如身临其境的剧场、文化旅行+“剧本杀人”,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发展。

同时,店铺的不断更新升级也吸引了更多的粉丝加入行业。据悉,“杀剧本”从业者中有一批“边打边优秀”的玩家。他们中的一些人从繁忙的日程中抽出时间兼职,成为脚本主持人;有些人放弃了稳定的生活,成了店主。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广州的杀剧本行业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虽然热度不减,但仍处于发展阶段。那么,到目前为止,“杀剧本”行业的发展有哪些新动向?记者采访了店长、剧本作者和玩家,全方位探究了“剧本杀人”行业的概况。

火剧本的作者可以分成几百万元

随着玩家的疯狂增长,脚本杀人也带动了其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剧本作为杀剧本的核心,已经成为重要卖点之一。据了解,剧本有三个销售渠道。一种是在《小黑侦探》、《买书》等剧本平台上销售;二是通过发行公司或作者直接购买剧本;第三,在定期的剧本展览中,发行公司邀请店家试用体验,然后店家决定是否购买。据业内人士透露,业内顶尖编剧只占1%左右,但收入却占到整个行业的50%。比如2019年发布的一年一度的爆款剧本《环》,在各种平台上已经卖出了一万多本。剧本原发行价格500元一份左右,作者份额保守估计达到百万元。

但是,这样火爆的剧很少。据报道,业内80%的作者需要花两三个月的时间来写剧本,但能否被市场认可,取决于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既是店家又是作者的广州“演绎”沉浸式剧本推理博物馆经理刘亦奇告诉记者:“信息存储结构决定了玩家体验,很多新手为了提升游戏体验而强行拼凑故事,所以这样写出来的剧本有很多问题。为了创作剧本,我探索了很多方法。在最近写的一个剧本的创作之初,我花了很多时间整理剧情大纲、证据链、人物关系链等。为了使逻辑链环环相扣,我特意制作了20多张Excel表格来整理这些信息。”

除了优化剧本创作的方法,刘亦奇还试图将广东特色融入到剧本中。他的第一部剧本《怒海孤独楼》,讲述了与广东抗战有关的故事。很多玩家说这个剧本让他们以一种微妙的方式记住了这段历史。但刘一奇承认,真正具有地方特色是很难的,这就涉及到语言思维的问题。“以前我们想做港式或者粤语特色的剧本,但是很多玩家听不懂粤语的俏皮话,解读效果会大打折扣。”2018年,广州活跃编剧李丰儿也尝试创作剧本《人间烟火》,但出于商业考虑未能出版。他认为,只要市场稍微成熟一点,这还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今天剧本的创作环境是怎样的?出版过两部剧本杀人作品的李凤儿说:“剧本上映的时候,广州才刚刚开始。”剧本制作过程中,发728游戏行公司负责根据市场规划选题,测试剧本,协助作者修改剧本,最后通过在线平台、剧本展示、熟人推广等方式将剧本推向市场。但是目前广州还没有成熟的配送公司。谢天谢地,广州的一些商店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广州图书馆搜”杀稿工作室经理王毅成立了“饭后”杀稿工作室,最新作品在最近的昆明杀稿展上进行了市场测试。

剧本扼杀的发展,酝酿了新的产业链

随着大量玩家和店家的出现,杀剧本行业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很多店长试图向更高更深的方向更新。除了简单的推理桌面脚本,广州还有店铺注重场景设置,注重精致的场景,比如“查博物馆”“表演”,然后开始向沉浸式剧场迈进。

据了解,“搜库”早在去年10月就推出了广州首家互动脚本杀人剧场《羊城往事》。在游戏中,它可以与工作人员扮演的角色互动,触发独家剧情。目前处于爆炸状态,吸引了很多企业在这里建设。“搜库”经理王毅告诉记者:“身临其境的剧场是从北京开始的,因为广州没有专门的R&D团队,所以很难喝‘头库汤’。但随着“羊城往事”的探索,我们会在这方面继续做出更多的尝试。”

王毅说,在这个过程中,剧本杀的发展带出一个非常完整的产业链。比如为了发展影院,需要表演人才,需要专业的服装设计制作和游戏道具厂商。以剧本本身为中心,从作者、制作人、主持人、商店到发行公司、印刷厂,可以说剧本杀人不仅带来了新的职业,也促进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在Xi安,已经有一些专门从事剧本印刷生产的印刷厂。“王毅说,编剧行业没有年龄和学历限制,这也是它的发展优势。”比如我的剧本需要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这个角色,即使年轻人演技再好,也演不出沧桑的感觉。相比之下,如果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人来求职,我可能更喜欢他。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加入我们的行业。"

“剧本杀人”发展酝酿的新产业链

▼▼▼

刘亦奇透露,广州的“演绎”正在慢慢向身临其境的剧场靠拢。“我们这里有一名兼职工作人员,他是配音演员。我们发现她每次拿这个评价都特别高。她最特别的是,她的声音能让玩家‘发声’。”刘亦奇说,基于这样的特点,他认为以后可以尝试与演艺公司合作,或者在传媒学院招一批专业演员,组建一个独立的小剧团。“一个戏班只需要像以前的戏班一样,认真解读两三个剧本,带着自己的人和道具巡回演出。毕竟专业人士可以改进剧本的呈现方式,让玩家的体验更上一层楼。”刘羽琦说。

除了剧本,场馆还提供“剧本杀人”的现场场景。

吕雯+“脚本杀人”或成为下一个发泄

从2017年开始,脚本杀人风靡全国。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很多小城市也掀起了一股杀剧本热潮。在加盟店越来越多的同时,更时尚更新的游戏玩法也开始出现。在北京、上海、成都、长沙等网络名人城市,出现了一种新的“脚本杀人”模式。记者了解到,2019年6月,成都青城山的一家“脚本杀人”店,打造了当时全国独家的两天一夜沉浸式现实生活探索。很多玩家都被这种新模式所吸引,周末订票时间表早就定在半年后了。无独有偶,湖南余姚镇将于2021年元旦第一天至第七天推出一场为期七天的身临其境的脚本杀人体验,涉及100多名NPC人,占地300亩。七天景区套餐价格4299元。生活在广州的资深玩家小霍坦言,这种模式会带来更身临其境的推理体验。“这也是我旅行的机会。玩剧本消磨世界,不美。”

那么,被誉为“千年商业之都”的广州,在其历史发展中留下粤剧、舞狮、粤绣等无形的艺术瑰宝,以及丰富的旅游资源,是否会出现“文游+”剧本杀戮的新模式?王毅坦言,广州很难实现这种模式。作为本地人,她从消费心理的角度分析:“以两天一夜的文化旅行剧本杀人为例,食宿费用至少七八百元。广州人的消费观念很难支撑店铺。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总有人愿意站出来,第一个吃螃蟹。据齐格说,他正试图联系从化的温泉镇。如果双方能达成共识,不排除“剧本杀”的新模式。目前广州虽然没有“文旅+”剧本杀”的新游戏,但记者走访北京路,发现岭南金融博物馆根据自身特点开发了一款类似的真人解密游戏。游戏以去世已久的爱国华侨的笔记和密码箱作为开场悬疑。玩家会通过游戏APP接收任务,所有通关线索都在博物馆里。

[跨境玩家档案]

跨境投资者:为了开店,我推迟了婚礼

"这面隔音墙必须安装牢固,我们的球员最看重隔音."29岁的柳岩来自湖南,是一名新广州人。他准备开自己的剧本杀人店,现在已经进入装修阶段。

在外人看来,柳岩工作稳定,在广州有自己的房子,和女朋友谈婚论嫁,但最近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开一家自己的剧本杀人店。这意味着他不得不推迟婚礼,简化新房装修。“很多朋友都反对,觉得我没必要对自己这么苛刻。但我只想在广州做自己的事。”柳岩说。去年10月,他和几个伙伴一拍即合。12月,营业执照完成,店铺正在装修。

这种看似“疯狂”的行为源于最纯粹的爱。柳岩告诉记者,他最初是一名密室逃脱爱好者,直到2018年才开始接触剧本《杀戮》。多年来,他演了100多部戏剧,认识了许多性格不同的朋友,他们已经成为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剧本里,我们有时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有时是互相算计的‘敌人’。”柳岩告诉记者,现在他有一个小圈子玩剧本杀人。虽然打剧本费时费力,但他身边总有一大群朋友随时待命。“我们的圈子已经从80后变成了正在读书的学生。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很多都是我想象不到能交到的朋友。”他笑着说。

在游戏中,他们也逐渐想出了一个共识:“作为玩家,我们总觉得很难找到完全满意的店铺,那为什么不自己开店呢?”在柳岩看来,广州的脚本杀人行业现在正处于“混战”时期,行业内的店铺良莠不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个自己热爱的新行业一些新的可能。

跨界主持人:作为一名配音演员,我的同理心得到了认可

刘清,一个90后的专业配音演员,收拾好自己的桂冠,呆在一个特制的隔间里,等待演员们进来并触发剧情。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古代传统婚礼的剧本,也是“广州演绎”小剧团模式的首次尝试。

“配音演员也是演员,没有人比演员更有同理心。我们的同理心让我们在呈现剧本时更有优势。”刘清说她只是一个杀戏子的剧本,偶然加入“广州演绎”剧团进行专业演出。她认为对于主持人来说,如果按照主办方的手册来呈现剧本,那只是“交作业”。主持人不仅是故事的叙述者,也是故事的导演。在她看来,一个小剧团的终极意义不在于“演戏”,而在于把演员带入每一个剧本的故事中,让演员真正成为故事的参与者,而不是听者。

当第一次谈到成为一个戏剧角色时,刘清说她在扮演某个角色的妻子,当她表演《永别了》时,她有点沮丧,因为演员们都没有看她。但之后男孩跑过来感谢她,玩家说:“我听不下你的声音。我好害怕回头看你,我怕看到你就忍不住哭。”刘清感到非常感动。对她来说,让玩家动真情,表达平日难以释放的情感,是她爱杀剧本的原因,也是她把剧本呈现好的初衷。

利益再强烈,也需要经济基础的支撑。如果专业演员跨境进入剧本杀人行业,收入能有保障吗?刘清的回答是,作为一名兼职主持人,他的收入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他通常每场花费数百元。“再加上,演绎剧本的价格会高于平均水平,会给我们更多。虽然很多玩家会气馁,但需求总会有的。毕竟从剧本杀人发展至今,已经出现了一大批追求质量和呈现的玩家。”刘清补充说,虽然全职工作的收入仍有差距,但他身边也有一些戏剧演员和朋友对理解剧本和扼杀行业感兴趣,一切仍有发展的可能性。

专家分析:

为什么年轻人热衷于剧本杀人?

越来越多的90后年轻人把“剧本杀人”作为一种社会媒介。那么,他们是以怎样的心态参与游戏呢?

心理咨询师武志红(音译)解释道:“因为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这可以让每个人跳出生活中固定的人格。我们常说,人生就是一个故事。许多人喜欢沉浸在各种故事中。当你进入角色时,你可以调动不同的情绪,调动你平时隐藏或没有注意到的强烈情绪。这种情绪宣泄可能就是年轻人爱上‘剧本杀人’的原因。”

在参与“剧本杀”的过程中,除了能够遇到一群没有任何交集的朋友外,一些玩家还收获了自己喜欢的对象。在这方面,武志红说,剧本是一种媒介,让玩家之间有联系。作为第三方,这个媒介让大家有更多的交流机会,释放情绪,让对方进入状态。日常生活中,两个人谈恋爱,会很难直接说“我们见个人吧”。但在游戏中,因为有一个“遮羞布”的角色,很多人会下意识的认为说这种话的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我扮演的角色。跳出自我后,他们在表达情感时可以获得自由,从而减少人际关系的紧张。这与互联网时代的匿名制度非常相似,因为没有人知道屏幕背后是谁,相应地一些理性的限制被解除。

记者笔记

据央视财经新闻报道,2019年中国线下娱乐整体规模已达5000亿元,多年来保持年均15%左右的增长速度。将近50%的“90后”和“00后”每周至少参加一次。以密室逃亡为代表的线下娱乐,其中经济成本低、进入门槛低的“剧本杀人”市场发展最快,早在2019年,前几天广州就召开了推进文化强市建设的会议。会议提出要坚持用文化发展产业,明确提出要深化文化与旅游的融合。在广州,“剧本杀人”作为一种新的文化产业已经初具规模。从剧本创作、发行公司等文化产业,到剧本印刷、制作游戏道具等制造业,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为无数“剧本杀人”的粉丝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在不断升级发展的过程中,部分门店正在进行剧场+“剧本杀”文化旅行+“剧本杀”等新尝试,与“剧本杀”相关的新业态蓄势待发。受到“90后”青睐的“剧本杀人”行业能否在当代社会中风生水起,还有待观察。

规划/武少峰梁艺龄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少峰梁艺龄

广州日报全媒体摄影记者:苏云华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陈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