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更高层次开放,构建新的发展格局

发布时间:2020-12-30 聚合阅读:
原标题:以更高水平开放构建新发展格局构建新发展格局,是与时俱进提升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战略抉择,也是塑造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

原标题:向更高层次开放,构建新的发彩鲸游戏展格局

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与时俱进、提高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塑造中国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选择。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明年首先要建立新的发展模式。要认识到,新的发展模式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更加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向更高层次开放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强大动力之一。要准确把握对外开放在新的发展模式中的功能定位,必须充分发挥对外开放的主导作用,为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和新的发展模式的形成提供强大的动力,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更高层次的开放给顺畅的“国内流通”注入了新的动能。推进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有利于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汇聚新的发展因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要遵循要素禀赋的变化和比较优势的动态发展规律,而且要围绕资本密集型产业和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发展对外贸易,通过更深层次的引入和更高层次的走出去,增强全球商品、要素和产业链供应链的吸引力和引领力,从而推动国内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扩大现有超大规模市场优势,畅通国内流通。

对外开放对“国际流通”的稳定发展起着主导作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将面临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国际市场和外部环境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因此疫情影响带来的各种衍生风险不容忽视。总的来说,中国的高水平开放在稳定国际流通方面是有希望的。中国实施更加积极的开放战略,不仅有利于增强世界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它还有助于增强维护经济全球化的力量,抵制和对冲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为稳定全球市场注入重要力量。

更高层次的开放为国内国际双循环联动发展开辟了道路。只有开放国内外市场,实现联动发展,才能更好地利用两个市场和资源。一方面,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是我们形成国际竞争力的优势来源。在很多强调规模经济的工业领域,比如基础设施、轨道交通、通信设备等,一定要推动更多的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另一方面,要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支持出口产品进入国内市场,促进“同线、同标、同质”发展,提高出口产品对国内销售的便利程度。此外,要构建内外联动的新平台,促进跨境电子商务作为连接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重要载体的高质量发展;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推进边境地区开放发展,构建对外开放新通道。

高水平对外开放,在国际合作和竞争中创造新优势,是适应中国发展阶段、环境和条件变化的必然要求。当前和未来,我们要深刻把握新的发展模式下对外开放的几个关键点。

聚焦“一带一路”,推动形成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新局面。以区域开放为主,带动全面开放,是中国开放发展的重要途径。在这个过程中,首先是促进“一带一路”的优质发展。我们要围绕“五个环节”,以发展为导向,更加注重与相关国家发展战略和基本利益的对接,更加注重促进形成有效的运行机制和公平公正的治理体系,更加注重增强普通民众的现实获取感,更加注重提高各类投资项目的质量和效益,推动建设高质量、高水平、高标准的“一带一路”。二是推动国内区域经济开放发展。要重点推进京津冀、长江经济带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开放发展;可以考虑实行区域“双向开放”,对内完善区域统一市场,对外建立大型综合改革开放试验区。三是创建国内国际区域联动新机制。推动地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打造中国和欧洲的优质列车,打造向西开放的新通道;推进边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探索和试验一批新的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高质量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推进对外开放。

以提升竞争优势为动能,推动外贸和外资优质发展。应该说,外贸外资的高质量发展和国内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促进外贸和外资优质发展,一是要打造“新一代”出口产品,鼓励高附加值中间产品和高端零部件出口,推动有条件的行业和地区出口柔性小规模定制产品。二是继续高质量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有必要进一步降低总体关税水平,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平衡商品和服务进口,扩大中间产品和高质量最终产品进口,提升国内企业创新发展水平,提升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第三,创建跨境电子商务全球运营新模式。鼓励国内企业通过跨境电子商务方式快速进入目标国家市场,推动制造企业通过跨境电子商务方式进行零部件和原材料全球在线采购。第四,要通过引进优质外资,平衡利用外资结构,提高整体环境监管水平,不断促进优质经济发展。

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加快制度开放。是中国对外开放向更高层次迈进的重要标志,即商品和要素的开放流向规则和其他制度的开放。加快制度开放,一方面要充分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试验田作用,推进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的改革开放自主权,实施差异化制度创新。另一方面,要通过制度整合和创新,建设高水平的自由贸易港。要以国际最高水平为基准,推进投资、贸易、金融等领域的自由化便利化,推进跨境监管改革创新,促进高端产业和新兴业态发展,建设新时期中国对外开放的规则引领区、压力测试区和国际基准区。此外,我们必须创造一个世界级的商业环境。要全面清理负面清单以外的限制性措施,研究制定服务贸易负面清单,鼓励地方政府探索适应各地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的经营环境评价指标体系,为更高层次的开放和建设新的发展模式提供良好的制度和环境保障。

(作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研究中心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王、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