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麦文化要上市了,它能否找到下一个韩寒、易中天?

发布时间:2020-11-28 聚合阅读:
原标题:果麦文化要上市了,它能否找到下一个韩寒、易中天?11月25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公告,果麦文化首发申请获得通过。不出意外的话,6个月内,果麦文化就将在深...

原标题:果麦文化要上市了,它能否找到下一个韩寒、易中天?

11月25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公告,果麦文化首发申请获得通过。不出意外的话,6个月内,果麦文化就将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继今年9月过会的读客文化之后,又一家上市的民营出版机构。

从媒体争相报道的标题,就能看出外界为果麦贴上的标签——“韩寒、易中天概念股来了”。虽然今年上半年韩寒的图书只贡献了55.78万收入,但过去几年他的影片却为果麦带来了可观的分账收入。易中天则连续多年蝉联果麦的图书“销冠”,2018年的收入占比一度高达12.41%。

2012年成立时与韩寒“深度绑定”的合作模式,成为果麦多年以来不断复制的商业基因。正是在同一年,易中天开始了中华史系列的写作,种下一棵累计销量650万册的长青“摇钱树”。

八年下来,已经写到《严嵩与张居正》的易中天中华史还有几本就接近完结,销售收入也从2018年的3790万、2019年的3000万一路下滑到今年上半年的843万。果麦虽然及时帮易中天开辟新赛道,推出了《易中天中华经典故事》,但能否接棒中华史系列成为另一台数年如一日的“印钞机”,尚待观察。

在易中天之外,果麦需要找到另一个可以扛起“创收”重任的顶流。从2018年果麦开始签约杨红樱的作品,至今已经签约了100多部。据媒体报道,果麦内部为杨红樱项目取了一个代号——287工程,代号名来自路金波的一番豪言壮语——杨红樱42部作品出齐之后,“稳稳地一年2.87亿码洋”。

虽然果麦版杨红樱作品因上市时间较短且尚未出齐,无法判断其长期销量趋势,但有两个指标可以衡量其目前的市场表现。

第一个指标是作品销售金额与存货成本的对比,2019年杨红樱作品的销售金额为295.51万,存货成本461万,2020年上半年杨红樱的销售金额为234.18万,存货成本则高达806.28万,这种存货成本显著高于销售金额的现象,仅出现在杨红樱一人身上。对此,果麦文化的解释是:杨红樱作品主要为系列套装图书,目前尚未完整发行,今年上半年又遭遇疫情影响,因而销售量较低。

第二个指标是毛利率,杨红樱作品相比易中天有一倍以上的差距。果麦招股书的解释是:杨红樱与公司签约前出版的同类书品在市场上仍有销售,公司在短期内以提升书品市场占有率为目标,参考市场上同类书品的码洋定价,导致毛利水平偏低。

以上两个指标虽然并不全面,但可以部分暴露出杨红樱作品版权分散为果麦带来的压力,相比于易中天的独家绑定,果麦在未来几年内仍要与其他版权方进行激烈竞争。比如,就在果麦推出了全彩插图版马小跳系列的当月,安徽少儿也推出了淘气包马小跳(漫画升级版),颇有同台打擂的意味。

2019年果麦“作家贡献榜”中,紧随易中天之后的,就是以一本《皮囊》打天下的蔡崇达,2014年出版以来累计销量已有357万。今年上半年更是以一本书之力,逼近了易中天一系列图书的总收入。然而,不像大冰、刘同等“畅销书生产线”,《皮囊》的成功连蔡崇达自己也无法复制。

果麦只好试着把张皓宸培养成自己的大冰,他也不负厚望,2017年以接近2000万的收入贡献了8.17%的果麦业绩。不过自此之后就开始一路走低,从2018年的1612万、2019年的1317万到今年上半年的275.77万。今年的急转直下并不能用疫情来解释,因为同期《皮囊》市场表现与去年持平,从侧面也能看出“经典作品”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在易中天、蔡崇达、张皓宸、凯叔、冯唐这几驾马车之外,果麦的另一位“功臣”就是备受争议的青年译者李继宏,他翻译的《小王子》截止目前已卖出超过400万本,《老人与海》《月亮与六便士》截止今年上半年也都卖出了70多万本。

当然,李继宏译本只是果麦“老书新做”的一个代表。果麦的公版书早已做出了自己的品牌和特色,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果麦在大众民营图书行业的公版书码洋占有率连续三年排名第一。

果麦以一己之力带动了《浮生六记》的重新走红,显示了其在“古典文学年轻化”方面的实力,2019年果麦在中国古典文学的零售码洋占有率位居民营图书行业第一。

不过,销量过百万的果麦版《小王子》《浮生六记》《人性的弱点》都首版于5年之前,近年来果麦在公版书领域则缺乏后继的“爆款”。以《月亮与六便士》为例,果麦版累计销量刚过70万,大星文化作家榜经典版则号称全网爆卖250万,有多个版本销量过200万的《人间失格》,果麦2018年才跟进,未能出现在招股书所列的成绩单中。

今年,果麦、读客等数十家出版机构卯足了劲,以猛烈宣传攻势试图把《在路上》推成新“爆款”,然而由于嬉皮士精神未能切中年轻人的“痛点”,因而反响平平。如今,《人间失格》仍牢牢占据当当小说畅销榜第一,《在路上》已经退到了200位之外。

面对出版机构蜂拥而上扎堆公版书,面对大星文化等亦步亦趋的追随者,果麦要想继续保持公版书占有率第一的地位,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在很多关注资本市场的媒体看来,出版业已属夕阳产业,不值多谈,因此会花大量篇幅分析它们的IP化转型能否奏效,对标的对象往往是阅文、掌阅这样的网文平台。然而,在IP产业链上,出版机构注定只是边缘角色,只能分到很小的一杯羹。

在果麦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中,IP衍生与运营收入近几年来都在2%以下,虽然《浮生六记》《皮囊》都卖出去了数百万本,IP衍生的空间却都很有限。招股书透露,果麦正在开发《浮生六记》声音剧、《皮囊》话剧等业务,但和影视作品的商业潜力并不在一个量级。

不过,果麦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和韩寒的深度绑定。2017年一季度博纳影业领头完成了果麦的B轮融资,它们之间的共同交集就是韩寒。据当时的媒体分析:以路金波、韩寒、于冬3人共组的私密朋友圈为主体,不断吸收其他资本、内容、制作等资源方加盟的影视剧制作发行团队自此正装上场。

据招股书披露,《乘风破浪》《飞驰人生》两部韩寒作品,果麦获得的票房分账分别为3035.38万和2723.61万。这样丰厚的投资回报是其他出版机构所望尘莫及的。

只不过,正如《皮囊》不可复制一样,韩寒更是不可复制。影视业务如此依赖于一人,难免会让外界质疑其可持续性。

由于身处所谓“夕阳行业”,从2017年上市的新经典,到今年过会的读客、果麦,外界都会对其长远发展有诸多质疑。果麦文化被质疑“明星股东的作品,能否撑起一家上市公司?”读客则被质疑近几年来“增收不增利”,图书业务毛利率从2017年的49.03%下滑到2019年的39.67%,同时数字内容业务收入占比增长缓慢,未能接替纸书成为新的引擎。

面对资本市场对其“吃常销书老本”的质疑,新经典去年进行了高管年轻化大换血,内容操盘手也由80后、90后全面顶上。虽然2019年新经典推出了《人生海海》《你当象鸟飞往你的山》等畅销榜新常客,但受疫情影响,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还是同比下降了13.76%。

随着读客、果麦等民营书企的上市,我们得以更为透明地了解它们的经营状况,发展动向,相当于多了几张观察图书行业的晴雨表。我们希望在资本市场压力之下,它们能够被激发出更多的创新活力,为出版业闯出更多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