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箭军从DF-10到DF-100,高超音速巡航导弹来了吗

发布时间:2020-10-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中国火箭军从DF-10到DF-100,高超音速巡航导弹来了吗前段时间,咱们曾经在问答栏目中顺带提了一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部队在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上首次...

原标题:中国火箭军从DF-10到DF-100,高超音速巡航导弹来了吗

前段时间,咱们曾经在问答栏目中顺带提了一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部队在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上首次亮相的DF-100型超音速巡航导弹,在文后大伊万埋了个不大不小的坑,说关于该型巡航导弹的详细情况,咱们可以留待以后慢慢分析。

这几天仔细理了理,发现咱今年以来挖的坑的确不少,最近既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新闻,小编带着他媳妇儿旅行又还没回来,故而咱们就把这么一个“坑”给先埋上,随后大伊万再想想,还有什么坑要埋的。

东风-10系列

说到DF-100型超音速巡航导弹,那必须就得先提一提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部队“巡航导弹第一弹”的DF-10系列巡航导弹。

CJ-10(2009年阅兵)

记得在2009年的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DF-10(当时还叫CJ-10)型巡航导弹刚出来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无它,冷战之后的多场局部战争,作为美军“打击急先锋”的、从美军战舰或轰炸机上发射的“战斧”系列巡航导弹,给了国人太深刻的印象,当时就连还在上学的大伊万,都对媒体不吝各种溢美之词形容的这一“点穴式”精确打击装备记忆犹新。相应的,早日搞出咱们自己的“战斧”、让中国军队早日也能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这种朴素的、直接的想法也就成为了广大军迷乃至人民解放军的夙愿,故而,在咱们的“战斧”真出现的时候,引起巨大的轰动是很正常的。

DF-10A(2015年阅兵)

但是,虽然我军的DF-10在2009年的时候还算是“新锐装备”,而且在2015年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的时候,还进行了一次技术改进,改进了制导系统、提升了有效射程,同时以DF-10A的编号重新亮相。但实际上DF-10也好,DF-10A也好,技术水平横向对比,在当时都算不上什么“先进装备”了。

和DF-10/10A性能最类似的装备,其实就是美军的BGM-109G“Griffin”型巡航导弹,它实际上是BGM-109A巡航导弹的陆基版本,弹体全长6.17米(带助推器),弹体直径约527毫米,发射质量1.47吨,巡航速度0.72马赫,最大射程可以达到2500千米上下,飞行末端命中精度在CEP(圆概率误差)30-40米左右。主要的设计目标是用来对付苏军部署在战略纵深的中程弹道导弹发射井、发射车等高价值目标,故而BGM-109G专门配备了一个小型的W84型战术核弹头,不具备常规打击能力,最关键的是,BGM-109G是早在1983年就投入现役的装备,等到我军的DF-10/10A投入现役的时候,它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被全部拆除了。

而从我军DF-10/10A型巡航导弹投入现役前后,我军火箭军部队赋予这支“长剑”的战术任务、彼时各主要军事强国巡航导弹发展的技术主流来看,DF-10/10A的战术性能也同样有点不够看:当时的第二炮兵部队赋予DF-10/10A型巡航导弹的任务,是要求它能攻击美军第一和第二岛链范围内,有完善空情态势感知与预警体系、具备较强对空防御能力的主要作战节点,如岛链上几个可以作为空中战役发起点的大型机场、军事基地和指挥中心等。

而要达成这一难度较高的作战目标,巡航导弹就必须具备较强的突防能力,能够突破美军海空军与陆基地导、防空炮兵的联合拦截是必要条件。很显然,只能以亚音速突防的DF-10/10A在当时要突破这种高密度防御,也只能说是可以勉力而为之,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突防难度会越来越大。尤其是在很快到来的叙利亚战争中,连叙利亚这种不具备完善空情保障能力的国家,只得到了俄军的有限空情态势支援、列装了一批“铠甲S1”和“通古斯卡”型末端点防御系统,都能成功拦截和击落大量“战斧”式巡航导弹,可想而知我火箭军拿DF-10/10A再去实施突防,这难度会有多大。

铠甲S-1

而从当时美、俄两国巡航导弹发展的技术主流分析,这种基本不具备隐身性能、速度较慢、航路也较为呆板的巡航导弹,其实只能被称作是“第二代巡航导弹”了,美苏两国早在冷战时期就已经开始了新一代甚至新两代巡航导弹的研发工作,技术路线同样走了两条:

一是隐身路线,型号代表主要有美军与“战斧”并行发展的AGM-86系列ALCM空射巡航导弹,与“战斧”不同的是,ALCM具备部分隐身性能,突防性能更好。此外,美军早在1987年投产、1993年批产结束的AGM-129型“先进巡航导弹”同样具备极强的隐身性能,而当时作为通用对陆攻击导弹存在的AGM-158系列也都出来好多年了;

二是超音速甚至高超音速路线,型号代表主要有美军的“先进战略空射导弹”ASALM项目(进行了技术验证,后转为技术储备)、“先进技术巡航导弹”项目(包括CheapShoot和FastHawk等多个子项目)、“超音速巡航导弹”项目(在冷战结束之际被撤销),当然也包括了最为著名的美军X-51A型“驭波者”(应该属于“先进巡航导弹项目”的一个子项目)与大名鼎鼎的俄军“锆石”。同时,为新一代巡航导弹配套的新体制喷气式发动机、新型多用途战斗部、多模制导系统、自适应威胁分析与突防能力等也都在一日千里地发展中,相比之下,DF-10/10A型巡航导弹,简直像是个冷战后期的“剩余产品”。

因此,在DF-10/10A型巡航导弹后,火箭军部队迅速转入了下一代新体制巡航导弹的研发工作中,不管是从战术角度,还是从技术角度都是很正常的。同时,正如我们一再强调的那样,一切武器装备最后的成品无非是技术和战术需求动态平衡的结果,作为DF-10/10A型巡航导弹后继型号存在的DF-100型超音速巡航导弹,要是拉过来仔细分析分析,同样能够符合这一规律。

东风-100系列

咱们先分析技术水平,这段时间大伊万又看到有些读者询问,说这个DF-100“到底是不是高超音速导弹”?话说您们都不会去看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回放的吗?上面说的明明白白,这是一种“超音速”巡航导弹而不是一种“高超音速”巡航导弹。也就是说它的巡航速度不会超过四倍音速,大伊万估计在三倍音速上下,视突防高度选择而可能有些差别。

2019国庆阅兵上的DF-100

无它,从咱们目前能够拿到的分系统技术上看,要达成高超音速飞行所必须的超燃冲压发动机没有搞定,而DF-100作为大概10来年前的项目,更不可能搞定超燃冲压发动机,可选择的动力组只有火箭助推动力起飞、亚燃冲压发动机巡航一种,因此它就是一种普通的超音速巡航导弹。当然巡航高度也有可能比一般的巡航导弹高得多,相比亚音速巡航导弹通常在距离地面150米左右狗狗祟祟地往里突,相比超音速反舰导弹通常很豪迈地飞在两万米左右,DF-100的巡航高度说不定还要比超音速反舰导弹要高点,能够把高度做到三万米左右,从而能够达成相对较好的突防效果。

再从战术需求来看,咱们先前也说了,我火箭军部队赋予手头各型号巡航导弹的战术任务很简单,就是用来攻击美军在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内能够作为战役发起点、战役支撑点、指挥控制枢纽的大型空军基地、海军基地、物流中心、重要战略预警与情报单位、战略级指挥控制中心等,简而言之就是能够打到关岛、嘉手纳和横田。要确保能打得到、突得进,射程是硬性要求,突防能力也是极高要求,在射程上,估计DF-100起码能够做到2500甚至3000千米以上的射程,以确保能够在本土直接攻击关岛,且还能留出一定的富余,确保巡航导弹旅可以部署在相对安全的战役纵深。

从突防性能上,DF-100在“超音速”与“隐身”两条基本技术路线中选择了“超音速突防”技术路线,且在巡航高度接近3万米的情况下,有可能在巡航中段超出美军目前列装的大多数地导、舰空导弹的理论最大拦截高度,即使部分地导能拦截,其杀伤区远界也必将极大缩小,非常有利于DF-100选择最佳的突防路线。

在DF-100接近主攻目标后,其也有可能具备一定的威胁分析、自适应突防能力,比如对接收到的雷达波束进行分析、判明威胁种类与距离,实施自动规避远离动作等,在接近目标时则可能采取类似于YJ-18型反舰导弹的自动降高、自适应突防等突防手段,从而达成最佳的突防效果。

这套“组合拳”式的打法虽然速度性能不算突出,但突防能力一方面从来不是只看速度来衡量的;另一方面即使是超音速巡航导弹,在目前的战场态势下也不是完全突不进去,尤其是大量弹群来袭、被攻击目标又相对缺乏远程区域防空系统、只能靠大量的末端点防御系统来实施拦截的情况下,超音速巡航导弹威力依然不可小觑。

那么,DF-100的整体性能又如何呢?大伊万认为也就那样吧,并不像是很多人认为的“美国没有同类装备”,咱们前面也说了,美军光是超音速巡航导弹项目就有好几个,既有主打性价比路线的FastHawk(舰载临近空间反舰导弹“快鹰”),也有主打射程路线的SCM(高超音速巡航导弹),还有性能极高主打速度路线的X-51A等,只不过后来美军宁可等自己的高超音速打击器,直接把超音速巡航导弹给跳过去了。咱们的DF-100从这个意义上看,大概也就相当于美军的SCM或者FastHawk,基本上算是把美军冷战时期的脑洞给实现了、结果让美军无路可走的例子。

同时,既然提到了美军“宁可等高超音速打击器”,那DF-100的定位就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了,大伊万依然坚持之前的观点:这就是个过渡型装备,为了确保2020到2026这段关键性节点里手头有点趁手的家伙,避免到时候新装备顶不上来,DF-10/10A又不堪用。而从长远的角度看,将来火箭军部队的新一代巡航导弹,大概率还是要回到高超音速的路线上去,估计等到咱们的超燃冲压发动机工程运用后,火箭军就会启动新一代先进巡航导弹的研发,到那个时候,咱们再来说关于解放军巡航导弹的第三个故事。